电缆桥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桥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银行理财投资者迎来牛市银行理财收益看涨金融去杠杆货币闸门难再松

发布时间:2021-01-21 17:42:13 阅读: 来源:电缆桥架厂家

­  在抑泡沫、去杠杆和防风险的政策基调下,监管层出台了系列监管政策,对银行的同业、理财、债券投资等业务进行规范,银行负债端的约束已经增强。在这一背景下,银行通过提高理财产品收益率等方式来增加负债端规模,也是一种可行的市场行为。

­  强监管政策对银行理财提出更高要求

­  对于银行理财投资者来说,今年无疑是前所未有的“牛市”。以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产品为例,自2016年11月以来,银行理财产品平均价格指数连续6个月上涨,已由3.73%上升至4.37%,共增加了0.64个百分点。

­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5月,439家银行共发行了9488款银行理财产品(包括封闭式预期收益型、开放式预期收益型、净值型产品),其中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人民币产品平均收益率为4.37%。而去年同期的情况是,334家银行共发行了7352款个人理财产品,平均收益率为3.94%。

­  银行理财收益或迎七连涨

­  记者走访发现,6月中旬多家银行理财收益率仍在持续走高,若6月下旬还能保持强劲势头,理财收益率有望实现自去年底以来的七级跳。

­  据普益标准监测数据显示,6月1日-6月16日在售的1747款银行理财产品中,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43%。除结构性产品外,246款产品(占比14.08%)预期收益率在5%及以上,1149款产品(占比65.77%)的收益率集中在4%-5%区间。与6月3日-6月9日相比,平均收益率上升了0.04个百分点。

­  从理财产品的发售机构来看,6月3日-6月9日股份制商业银行理财产品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73%,城市商业银行为4.51%,国有控股银行为4.35%,农村金融机构为3.99%。而6月10日-6月16日在售的理财产品中,股份制商业银行理财产品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74%,城市商业银行为4.54%,国有控股银行为4.42%,农村金融机构为4.04%。这说明不同类型的银行理财产品平均预期收益还在上升,6月中旬银行理财产品价格指数持续走高。

­  去杠杆影响理财收益走势

­  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持续攀升,与市场上的流动性偏紧密切相关。有学者认为,市场流动性偏紧则与监管层的去杠杆政策有关。今年以来,无论是央行牵头统一监管标准,还是银监会接连下发9份文件,均意在对金融系统的监管措施全面升级,目的是治理金融套利、防控金融风险。那么,金融监管是怎样影响银行理财利率的呢?

­  首先,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银行同业融资受到限制。一般而言,除央行外,银行在金融市场的融资渠道就是同业机构,主要是通过同业存单业务完成的。记者了解到,今年3月,同业存单净发行一度曾达到1万亿元,但在4月却降至1000亿元,5月商业银行同业存单净融资额仅为-3304亿元,创下同业存单业务自2013年12月启动以来的单月历史最低纪录。

­  与此同时,同业存单的利率则不断攀升,甚至出现了倒挂。今年4月,同业存单发行利率突破4.5%,一度超过了5%,远超去年底的2.8%。同业存单利率超过贷款利率,也使得同业存单净发行量急剧萎缩。

­  其次,同业融资受限,整个市场的流动性趋紧,导致银行资金面紧张,各银行只有通过牺牲利润来争抢资金,以保证流动性不出问题,因此,银行理财的收益率自然会有所上涨。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业研究室主任曾刚曾公开表达过类似观点:“收紧流动性本就是去杠杆的必然条件,去杠杆的核心就是去掉多余的流动性,所以这个过程中整个金融体系包括银行体系流动性收紧以及利率暂时上行是必然的现象。”

­  最后,以货币基金为主要投资标的的理财产品收益率走高,直接反映了银行间市场资金面趋紧的状态。证券业相关人士分析认为:“为了配合金融去杠杆及政策严监管的趋势,资金面短期难以宽松。”除此之外,6月对银行来说是二季度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考核的关键节点,揽储压力加大,各银行只有牺牲利润来争抢资金。

­  业内人士指出,强监管政策对银行理财业务的开展提出了更高要求。银行理财既要合法合规,又要在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据先机,这成为各类型银行面临的共同问题。理财收益率的持续上升对投资者来说是利好局面,但对于监管部门与金融机构来说,还需审慎把控风险。《中国经营报》

­  选购银行理财产品需量体裁衣

­  如同雨后春笋般,年化预期收益率达5.5%以上的理财产品近日不断涌现。为此,记者日前走访了北京地区的多家银行,了解哪些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较高、投资标的有何特殊以及投资者究竟应该如何挑选理财产品。

­  预期收益不等于实际收益

­  记者走访多家银行后发现,目前中小银行的非保本理财产品收益率大多在4.5%-5%之间,国有大行的收益率则稍微低一些。而收益率在5%以上的理财产品则设定了一定的门槛,大多并非所有投资者都可以购买。

­  据了解,很多银行要求,只有新客户、高净值客户和私行客户才有资格购买高收益率的理财产品,这种高门槛无疑限制了多数投资者。

­  中行某支行网点的理财经理告诉记者:“银行自营的理财产品有人民币保本产品,这类产品收益率较低,在3%以上,但是风险等级属于低风险产品,投资方向为协议存款、银行业拆借;还有一种是人民币非保本产品,收益率比保本产品高一些,在4%以上,风险等级为中等风险,投资方向主要是债券(国债、公司债、企业债、可转债);另外还有一些银行代销的私人银行产品及基金,收益率相对更高一些,风险等级为中高风险和高风险。”

­  另外记者发现,还有部分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在6%以上,但实际上是结构性理财产品,实际兑付能否达标预期并不确定。

­  某国有大行的理财经理告诉记者:“在目前的银行理财产品中,收益率能达到5%已经算很高了,个别中小银行会发行少量收益率5.2%、5.3%左右的理财产品,但额度有限,需要抢购。而那种预期收益率在6%以上的结构性理财产品风险较高,投资者还是应该选择与自己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的产品。”

­  该人士进一步解释称:“结构性理财产品的回报率通常取决于挂钩资产的表现。根据挂钩资产的属性,结构性理财产品大致可以细分为外汇挂钩类、指数挂钩类、股票挂钩类和商品挂钩类等。这类产品本身属于‘中等风险’,一般只适合风险评级较高的投资者购买。“

­  投资者理财需“量体裁衣”

­  业内人士表示,投资者在挑选银行理财产品时无非要问自己两个问题——我是更看重收益,还是更注重本金安全?除此以外,资金的流动性也是投资者在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时必须要关注的选项,如果这笔钱未来有急用,那么应尽可能去选择那些投资期限短的理财产品。

­  在个人理财中,注重收益的人群属于“风险偏好型”。这类投资者看待收益比本金更为注重,换言之,他们愿意为增加收益而承担更多的风险。在这种情况下,理财产品的收益率要比它的资金投向以及安全性更为重要。为此,投资者可以选择那些高收益的非保本浮动收益理财产品。

­  相对于看重收益的投资者而言,稳健型的投资者更加注重资金的安全性。那么,保证收益型理财产品自然成为了这类客户的首选。保本类理财产品也就是表内理财,属于银行的负债,根据银监会的要求,此类产品需要留存一定的保障金,从而减少银行的运转资金,所以此类产品的收益相对较低。

­  除此以外,银行理财产品的资金投向以及银行自身的知名度也是稳健型客户在选购理财产品时必须要综合考量的,一般来说,投资于国债、央行票据、金融债的要比投资于企业债、同业存款的安全;而在知名度方面,国有大行要好于股份制银行,股份制银行则优于城商行。

­  专家同时提醒,投资者还需分辨产品的来源。银行在售理财产品通常会有三种来源:第一种是银行自行设计并推出的产品,由于银行具备更高的风险防控能力,投资方向多为银行间拆借、票据业务等,相对而言更具有保障性,此类产品的风险较小。第二种是结构性理财产品,投资本质上就是一个固定收益类产品与金融衍生品的投资组合,这类产品收益波动较大,尤其是在如今股市起伏较大的情况下风险较高。第三种是代理产品,这也是投资人最应该注意与提防的。《证券日报》

­  金融去杠杆理财向前看

­  前几天引起误会的事儿还真不少。

­  第一桩是央行续作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并有少许增量投放,一次性操作总额达4980亿元。这被很多媒体视为是“放水”,并自行代入货币乘数想象了一把。第二桩则是由于时间临近6月底,随着监管对同业业务持续挤水分,各家银行不断上行的理财收益率让观察人士放心不下,担心银行存款会出问题。

­  市场随后还将第二桩事引申为央行续作MLF的理由,并前后自洽起来。其逻辑是,由于担心2013年中的“钱荒”事件重演,金融去杠杆节奏只能放缓,政策预期甚至有可能转向。这些舆论显然已变成一种诉求,监管方的回应也非常快。一些媒体援引“接近监管层人士”的话说,当前的市场舆论并不理性,央行无意改变市场预期。

­  由于普通公众一般不清楚在银行的业务结构中,理财收益率和存款利率何者对应着银行表内资产的真实成本,市场舆论确实容易混淆。一般来说,银行理财资金只有到期后才会沉淀为银行存款,通常都是活期存款。银行理财对应的资产,绝大多数也不是银行自己的贷款,而是各种市场化的资产来源。换句话说,在央行没有调整基准利率的情况下,银行理财收益率再高也跟存款没有任何关系。中国市场上现有的银行理财产品,其实更像是某种类型的公募基金,不同的只是投资范围更广而已。

­  为什么银行过去几年如此热衷于理财规模的扩张?从去年末开始,监管层为什么又将金融去杠杆的目标明确指向了银行理财,特别是其中的同业理财呢?这才是理解从去年末到现在,甚至有可能是未来几年政策框架的核心之所在。

­  我们有必要将视野回溯到2013年。事实上,自从2013年年中之后,就整体的经济政策框架而言,财政重点在于债务纪律的约束,防止杠杆率进一步上升,在货币政策和金融机构的监管思路上整体是比较宽松的。银行理财业务的大爆发也是在2013年后才出现,并迅速从一般的代客理财衍生到同业理财之中的,甚至不乏有些打擦边球的行为嵌入到跨机构跨市场的产品构建中。

­  从宏观上讲,这种政策组合希望达成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降低市场利率,刺激有效需求。而其基本的前提假设,是实体经济仍然有比较有效的资金需求,需求侧的问题只是出在资金价格上。但从运行的情况来看,特别是近几年上市银行的资产结构变化来看,当初的假设似乎存在着偏差。这几年市场利率确实是降到了历史低点,但银行的表内信贷资产占比却在不断下降,甚至出现了很多小银行同业资产占到同期增量资产规模八成以上的情况。去年全行业的情况更加显著,在利率触及历史低点的情况下,大部分银行在增量信贷上就只做房贷,而根本不去碰企业贷款了。

­  既然如此,有没有可能当初规划的有效需求根本就不存在?银行面临的实际情况,有没有可能是在去杠杆的情况下,企业的还款需求大过增量的用款需求?或者说,在大资管基本上打通了各个金融子行业的情况下,企业从其他渠道获得资金的成本要远低于从银行拿钱的成本,导致实际需求在逃离银行?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可以想象这对企业有何种程度的刺激。

­  从去年至今,在可观察的范围内,政策组合刚好掉了个头。财政政策变得更加积极了,不久前随着财政存款的大规模下拨,市场一度还闹出了“央行缩表”的乌龙。货币政策基调和金融监管,则较前几年显著地严格了起来。这种转向,不会是没有理由的,我们的思维逻辑要及时跟上才行。《证券时报》

七星彩局王?图纸

雷鸣三国安卓版

完美传奇

九珑诀官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