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缆桥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缆桥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高收入是迷局入行需要规划【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7:18:12 阅读: 来源:电缆桥架厂家

高收入是迷局,入行需要规划

签订合同很重要 在湘全国人大代表两份建议为新职业发声

色彩顾问一洋(左)正在帮助一位女士做色彩分析。 新华社 图

除了日渐“脸熟”的宠物医生、育婴师、整理收纳师、陪跑师、酒店试睡师、遛狗师……随着都市人消费需求的多元化、对于服务的专业化需求不断增多,我们身边多出了许多360行之外的新兴职业。相比每天朝九晚五、单一枯燥的上班节奏,这些人的工作是不是到了“脑洞大开”的程度?

这些时尚的新兴职业吸引了不少年轻人积极投身。它们不仅为择业者提供了更宽广的职业选择和发展空间,也让人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记者采访发现,这些职位虽然十分受欢迎,但仍缺少相应的规范制度,进入新兴职业更需要职业规划,而且和进入股市一样“入行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记者 王智芳 黄京

探析

新兴职业的高收入只是一个迷局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市场需求催生的新兴职业还有很多,如酒店试睡员、化妆品试用员、团购砍价师、影视甄别纠错员、色彩专家……其无一例外都具有新鲜、时尚的“血统”。

而“高薪”也成为这些新兴职业的一个代名词。但只要追溯这些新兴职业的来源,就很容易发现新兴职业的高收入只是一个公开的迷局而已。一个问题:“新兴职业从哪里来?”新兴职业往往是由一些传统行业本身具有高素质、敏锐眼光的公司或个人发现并投入其中,所以这些新兴职业者本身就具有很高的职业身价。有业内人士透露,专业的酒店试睡员和团购砍价师的月薪都有近万元。但压力与收入成正比,其专业要求也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达到的。据了解,酒店试睡员每月要按公司要求探访足够数量的酒店,工作中要分别扮演学生、商务人士、情侣、背包客等,从不同角度细致地写出长篇评论。

疑问

时尚新职业是否真的“给力”?

和任何新兴职业一样,这些“先锋”职业也面临着一系列的问题,例如试睡员在酒店摔伤是否算工伤,化妆品试用员皮肤过敏如何申请赔偿、春节玩家在旅行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怎么办等等。这些职位虽然十分受欢迎,但仍缺少相应的规范制度。究其原因,法律专家认为:“由于新职业是一种新兴事物,因此无论是企业还是从业人员对此都没有太多的经验,大家都在摸索当中,对于这些甚至连职业标准、职业规范都还没建立起来的新职业,当然不可能有现成的员工劳动保护的专门规定,于是就使得从事新职业的员工往往会对自身权益维护感到束手无策。”

新兴职业往往会吸引一些刚毕业的大学生,他们缺乏对职业的清晰认识与了解,往往被职业的艺术照所吸引。业内人士建议,职场新人进入新兴职业一定要清晰自己的职业规划,希望在这个领域做多久,希望获得什么样的成长与知识?这些成长与知识在未来的职业环境中会获得什么样的可迁移技能。这些都需要新进入新兴职业的大学毕业生的深入思考。

提醒

律师:签订合同可防范职业风险

针对这种现状,湖南越一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辉建议从业人员可以从下列几个方面加以注意,防患于未然。

首先,要签一个好合同。合同又分为劳动合同和劳务合同两种。“如果存在管理与被管理,那他们存在劳动关系,可以签订劳动合同。若没有建立劳动关系的情况下,双方当事人如能签署一个内容具体细致的协议,明确双方的责任,是有效防范纠纷的手段之一。”刘晓辉说,同时他提醒这些新兴职业的从事者,应具备一定的证据意识,“比如陪跑师在陪跑过程中发生意外,就要看是他本身身体疾病引发还是陪跑过程中发生其他意外,这些都可以在合同或者协议中事先约定,并拿出相应证据。”再次,他提醒新兴职业的求职者应该学会用劳动合同法维权。一些企业往往把新兴职业看成是一种非正规用工,不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也不给员工缴纳社会保险,这样一来既可以降低企业的用工成本,同时在不想使用员工时,就随意让其离职,也不支付任何解除劳动关系的补偿。因此从事新兴职业的求职者可以用法律作为武器,与企业据理力争或者向劳动监察部门举报企业的违法行为。

建议

为新产业健全职业保险

新职业需要行业规范

在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山河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营销总公司营销经理张晓庆递交了两份建议,均与新职业有关。

一份是《关于建立新产业新业态从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险制度的建议》,一份是《关于建立新职业的行业规范的建议》。在张晓庆的调研中发现这样一个严峻问题,当下以快递业、电商等为代表的新就业形态层出不穷,从业人员规模庞大。“类似‘外卖小哥’这类就业人群,随新经济模式产生而出现,就业形式灵活多样,同时,行业事故易发、多发,职业伤害保障问题越来越凸显。”张晓庆分析,现行工伤保险制度是以传统的、规范的单位用工模式为基础设计的,与灵活就业这种自主就业形式有诸多方面无法对接,“新业态从业人员现实中通常不签订劳动合同,也就不具备法定意义上的劳动关系”。另外,新业态从业人员的工作时间、工作场所非常灵活,这种情况下,受伤是因为工作原因还是非工作原因就很难区分。

张晓庆建议,应尽快为灵活就业人员的职业伤害作出制度性安排。可考虑为灵活就业人员建立重大职业伤害保险,保障需求最迫切、个人经济力量难以承受的重特大职业伤害。要参考工伤保险制度框架,设立独立运作的新业态从业人员工伤保险基金,明确基金保障对象可以为以灵活就业身份参加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包括新农合、新农保等)。

张晓庆还呼吁政府相关部门应及时建立新职业的行业规范。“目前一些新职业当中产生了一些行业乱象,主要原因在于行业规范还未建立。”张晓庆举例说,比如在当下,谁都可以成为网红,但传播的内容应遵守行业规范;再如,人们对家庭服务员的需求越来越强烈,但这一行业的执业资质仍需进一步明确完善等等。“目前,新兴职业的行业规范制定与监管相对滞后,一些新职业需要多个部门去监管,这就涉及到如何跨部门联动协调。”张晓庆认为,面对新技术对传统工作岗位的颠覆和新岗位的创造,从业者也需要进行人力资源的自我开发、更新知识。

雷神战纪

幻想封神online下载

96c彩票